首页 >育儿

起死复生信心让网站起死复生

2019-05-15 01:43:06 | 来源: 育儿

1 : 信心让站起死复生

说真的我对我这个站已失去了信心,为什么呢?由于这个站虽然下了好多工夫,但是百度收录聊聊,只有3条,毕竟我用心思惟护了接近3年之久,更新条数已超10000条,要知道,这1万条可是我用心去做的,每条都是精心,然后发上站上去的!

今天产生了突然的变化,刚才site了1下,发现我的济南交友(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有平时的3条,突然变成了9650条,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,以为查询错了,因而更换了1个软件,重新查询,依然是这个数据,我呆了,第1反应是高呼百度,万岁!这类感觉1般人体会不到,我感觉不亚于我中奖!要知道,这个站可是我辛辛苦苦的耕耘了接近3天的天地,我用心去做!经过了百度的封杀,现在有重回来了,我感动之至!

总结1下为何百度会回来,我认为有以下几个理由:

第1:我每天更新,虽然条数不如之前那么频繁,但是我还是坚持不懈,在我的心中有1个理念:百度青睐忠实的人,只要我努力了,付出了,1定有回报的!

第2:我更新时候注意原创为目的,虽然事件都是1样的,但是我会根据这些事件重新整理1个思路,基本上是原创了,但少是伪原创。

第3:去各大博客论坛帖自己的址,带动相干链接,让百度知道我的站已在有人用心经营。

虽然以上这些对1些先辈来讲很简单,也是老生长谈,但是我认为,能坚持这样多的话,好像不是很多的,这些不是经验,但是是1种信心,信心让我重新找到了感觉!

2 : 起死复生

起死复生

1说起“起死复生”,就自但是然地想到了妙手回春的名医。但是,使我真正理解到“起死复生”的含义,是近耳濡目染的1个真实的故事。

4月24日上午,刚上班不久,报社社长急匆匆地上楼来,用尽可能镇定的语气说:“老王,秦勇报病危了,我们赶快去医院看看。”我1愣,心想:小秦头几天患重感冒,怎样突然病危了?

我们驱车火速赶到友谊医院内科病房,推开门,只见小秦面部苍白,双眼紧闭,5、6个医生围着病人正在全力抢救。小秦爱人噙着泪水说:“刚来时,手脚冰冷,连血压和脉搏都量不出来了,听医生说有生命危险,现正在抢救。”说完,泪水夺眶而出。我们1听,都急了,强压悲痛,安慰她:“你别着急,医生会全力以赴抢救的。有什么困难,我们尽力帮助解决。”内科主任把我们叫到办公室,向我们介绍病人的病情:“这是1种由重感冒引发的多种并发症,病情非常非常危险,我们正在用的药尽力抢救,不过,成功率很低,多有百分之10的希望,你们要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。”

从医院出来,1阵悲怆袭过心头。疾病的无情,生命的脆弱,人世之沧桑在心扉上逐一展现,不由得感叹欷歔,默默地祷告小秦能克服病魔,化险为夷,承受住这次生死劫难。

听说小秦病危,当天下午、晚上,广电局领导杨连勇和报社同事、朋友纷纭去医院探望。据他们回来讲,小秦已抢救过来了,脱离了生命危险。这时候,我和大家1样,总算松了1口气。( 文章阅读: )

第2天中午,我和小马、小朱、小孙又去医院看望小秦,果然病情好多了,不但神志苏醒,而且能说话交谈了。“51”前夕,我和社长第3次去探望时,小秦病情大有好转,体力也逐步恢复,可以下床活动了,他爱人脸上终究露出了1丝欣慰的微笑,由衷感谢医生的抢救医治,感谢单位领导和同事朋友的关心帮助。

小秦的起死复生,使我对医生的职业更加敬重。病人到了医院, 把健康和生死交给了医生。多数病人得到及时正确的救治,恢复了健康。但是,误诊误医致死的事也时有所闻。究其缘由,或是医术不高明(不治之症例外),或是医风医德有问题。

危重病人能否起死复生,化险为夷,有必定也有偶然,与医生是不是尽心尽力有很大关系。由此看来,医生的作用和实在太重大了,千万马虎不得!我们向那些具有崇高职业道德和精深医术的医务工作者致敬。 2002年5月

3 : 起死复生

1967年9月2108日上午,天气晴好。很长时间以来的酷热暑气已退去了很多,微风吹来,竟还能感遭到1丝凉意,很舒适。远处,地里的庄稼仿佛也从夏日的酷暑中熬出头来,憋着劲儿地猛长。你看,那玉米长得壮实得就像210多岁的小伙子,非常精神;还有谷子,饱满的谷穗像是怀孕8个月的孕妇肚皮;如果说花生像小巧灵秀的小姑娘,那末山药更像城府较深的中年人。满眼望去,看不到头的庄稼透着丰收的前兆。近处,南北方向有1条大水渠,湍急的渠水恍如是1匹撒欢的野马正从北向南奔来。水渠是1958年大修水利时候修建的1条人工河道,从西北山区的1个水库下来,蜿蜒经过县城南面向东流到定关县去了。水渠的两岸多数地方是直上直下的立面,很险峻。渠水很深,人站在水渠边,多数人会感到惧怕。

这时候候,沿着水渠的大路上走过来1个210出头的姑娘。她,上身穿1件白色洋布小褂,下身穿1件藏蓝色老粗布裤子,脚上是1双方口黑布鞋,背上背了1个花格布大包袱。她的发型是普通多见的发型——短发齐耳,头顶上用发卡卡了1个半圆形的小辫。她的脸色有些焦虑的模样,恍如是疑惑怎样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到要去的地方呢。

田间地头上干活儿的人们,还有路上来往的行人见到姑娘,都会不由得瞟上1眼。由于1看就知道姑娘不是本地人——她身上的气质不1样,像是个读过书的人。没有猜错的话,应当是第1次来这1带。

“两位大叔,请问您们,北峪口村还有多远呀?”姑娘紧走几步,遇上前面两个1边走1边说话大约4510岁的社员问。

“姑娘,你可问对人了,俺们就是北峪口村的。不远了,再往前走2里多地,有个大闸桥,大闸桥东边是严家山,西面就是北峪口村。”其中个子矮1点儿的人说。

“谢谢您们。”姑娘非常有礼貌地说。( 文章阅读: )

“看你不像是本地人,是来村里走亲戚呀?”矮1点儿的人好奇地问。

“不是,我是来这个村当老师的。”

“是吗?太好了!”矮1点儿的那人不由自主地说了1句。“咱村又多了个老师!”他跟1起走的高个儿说。

这时候候候姑娘急着赶路,已走到俩人前面56步远了。

“她要是到学校,沿着大渠走,到小柏树好找。”姑娘听见背后高个儿对矮1点儿的人说。

“那倒是。嗨,姑娘!”矮1点儿的喊道。

“姑娘,你要是到村学校,就别在大闸桥那个路口进村。你沿着水渠1直走,向西拐了弯,就到了村北的成功桥。在桥南边,大概50多米,长着1棵小柏树。正对着小柏树是1条南北走向的路,顺着这条路向南走上23百米,就到学校了。这么走比你直接进村拐来拐去地到学校好找。”那个矮1点儿的人冲着姑娘喊道。

“太谢谢您们了!”姑娘听到了,回头又对两位大叔道了1声谢,然后才加快脚步向前走。

姑娘沿着水渠的大道1直走,又过了大概1顿饭的时候,果真1眼看到前方有座石拱桥腾空横架在水渠上。桥侧面中央位置上“成功桥”3个大字非常清晰。桥栏杆安装着1块块大石板,每块石板两边都有1个石头立柱,每一个立柱上头又都有形态各异的石头狮子,不过,很多石头狮子已被破坏得残缺不全了。

成功桥连通着1条南北方向的大路。向成功桥北面望去,路1直通往了看不见边的地里;往南面望去,果真看见路中央有棵柏树,路是从两侧绕过柏树通往村庄的,1眼望不到路尽头。

没错,这1定是刚才指路大叔说的到北峪口学校那条道了!姑娘想。

姑娘开始往南走,也就走了50多米,她来到了柏树跟前。柏树其实不是什么“小”柏树,而是1棵两个人合抱都围不拢的古柏。树干很粗,枝叶也非常茂盛,像是在路中央撑起了1把巨伞似的。姑娘不明白先前碰上的两个位大叔为何称之为“小”柏树?也许是老辈子人1直这样称呼,后来的人就沿用了这1习惯吧,姑娘想。

小柏树这儿原来还是个“丁”字路口。它东面不远,是道石头梁子。石头梁子高出地面10几米,1直延绵往东上百米。石头梁子正对着小柏树的坡面很陡,袒露着1层层的红岩石,岩层的上脸部分风蚀得利害。石头梁子的南面,坡面比较缓,有大片地方被修整出来,成了晒谷场;晒谷场往南几10米的地方就开始有了人家。石头梁子的北面不远就是那条人工开挖的大水渠。站在石头梁子的顶上,1眼能看到水渠北半部份的渠底。

从小柏树向西有1条小路,沿小路走上2百多米,下了1个大陡坡,就到了坡底的大水沟。大水沟的水是北面人工水渠的水份流出来的,流经村里后,向西南方向跟村西1条叫“红沙河”的大河会合去了。

从小柏树往南的路,是贯穿北峪口村的主干道。小柏树、成功桥1带,是村庄里地势的地方,越往南走,地势越低,村里绝大部分人家都建在地势地平的南面。

姑娘从小柏树往南走了1段路后,1眼就看见了路西的北峪口学校。学校门口前是1片平正的黄泥土广场,广场南北两端各安置了1个篮球架,让这片广场同时又兼做了篮球场。

学校大门上方的匾额上写着“北峪口学校”5个大字,非常醒目。推开学校厚重的大木门,是1个硕大的门洞,门洞两边各有1间房子。正对着大门洞10几步远的地方,有1块大影壁,影壁上面写着“毛主席万岁”5个红色大字。

绕过影壁,来到校园里,会看到学校北面是1长排的瓦房教室,房前有1排杨树,不过东头邻近影壁的地方是棵桃树;再向西看,西面也是1排瓦房,但比北面房子间数要少;学校的西南角是伙房之类的屋子;学校的正南面是1道长长的两米来高的石头墙,把学校与南面人家分界开来。石头墙以北东西方向有两排高大的杨树,杨树下的空当里有很多水泥面的乒乓球台子,少说也有10几个。校园东南角落里是厕所。

把视野拉回校园中央,学校西房前面正对着影壁,有个大台子,像个主席台,又像是演出舞台,这是1般村里小学校都没有的。看来北峪口学校的文体活动弄得比较活跃,集体大会也非常多。

由于学校还在放秋假(当时农村学校每一年5、6月份放麦假,好抢收麦子;9、10月份放秋假,便于秋收。夏季不放暑假。),没开学,所以全部学校都很安静,校园也显得很空阔。但是,依照北峪口学校的范围,估计学生数量1定很多,如果正常上学时间,肯定学校很热烈。

正当姑娘在院子里环顾校园的时候,从北房东头的1个办公室匆匆走出来1个210来岁个子不太高留着平头的年轻人。他几步迎上前,热情地问:“你就是新分来的老师吗?”

姑娘点了点头,说:“是,我叫李佳欣。”

“我们早听说要来新老师了,欢迎呀。我们这里又多1个国办教师了。”说话间,年轻人伸手要帮李佳欣拿包袱。

“忘了介绍我自己了。我姓严,叫严志纲。”

“严老师好。”李佳欣说。

“学校负责人不在(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后,各个学校都没有校长了——校长要挨批斗,所以只指定1个负责人管理学校事务,实际上也就是“校长”,不过人们只以“学校负责人”称呼。),他到地区开会学习了,这段时间临时让我负责1下学校的事。”

李佳欣听严志纲如此说,点了点头,知道听从他的安排就能够了。

李佳欣随着严志纲进到办公室,从严志纲那里了解到北峪口学校的1些简单情况:

北峪口学校是红沙河公社的1个学校,在周围10里8村中,学校范围,学生人数多。学生除本村的,还有少量外村的。学校现有105名老师,大部份是民办老师,严志纲自己就是民办老师。现有两位国办老师,李佳欣将是第3位。(民办老师是由村集体根据需要招募的老师,不享受国家财政开支,而是和社员1样记工分;国办老师是国家分配的、由国家财政支付工资的老师,在当时各个学校数量比较少。)

由于学校4年级1班的刘慧玲老师正好本学期要生孩子,李佳欣就被安排先代替刘慧玲的班,给4年级学生上语文课。严志纲告知李佳欣4年级1班的学习和纪律都差1些,以后工作可能费点儿心,让她要有心理准备。

在交代完工作后,严志纲带着李佳欣来到学校西房的1个房间前面,告知她这间是女老师的宿舍,以后,李佳欣就在这里住。里面虽然有两位女老师的被褥,但她俩都离家不远,不怎样在学校住,所以李佳欣跟1个人住差不多。

严志纲还告知李佳欣,女教师宿舍南面是男教师宿舍,他就住那儿,如果有什么事,可以找他。

,严志纲告知李佳欣,学校的伙房在西南角那个有大烟囱的房子里,由于在学校吃饭的人少,伙房里只有1个大师傅,而且1到星期日,伙房就不做饭了。严志纲提示李佳欣,星期天要在伙房吃饭,1定惦记着跟大师傅提早打招呼。

李佳欣认真地听着严志纲介绍,觉得眼前这个小伙子挺心细,还很热情,心里不胜感激。

“好了,你今天报到,没有别的事,好好休息休息。明天正式上班,有甚么事需要帮忙虽然说话。”严志纲把李佳欣送到宿舍,嘱咐了几句后,回办公室忙他的事去了。

李佳欣环视着宿舍,只见宿舍不大,大约有10多平方米。正对着门口是1个大火炕,火炕大概占去屋子3分之1的地方,火炕上有两个铺盖卷,离开了1段距离摆着,中间露着1绺儿苇席。门口北侧的窗户根下有个大木头架子,上面放着鼓槌、小锣、2胡等物件,1看就是学校文艺演出用的东西。在木头架子和火炕中间放着张桌子,桌子下面有个纸箱子,外侧有个凳子。桌子上摆放着饭盆、牙缸等物品。屋子南墙靠近火炕有个木头的小柜子,跟椅子差不多高,柜子上面的红漆已剥落。柜子的东面邻近门口的地方有个木制的洗脸盆架,盆架上有1个磕掉几块瓷的搪瓷洗脸盆,盆架的横杆上有1块毛巾。门后墙角里有把扫地的笤帚。由因而西房,窗户又被厚厚的报纸糊得严严实实,所以,进到屋子,感觉光线很暗、空气霉潮,的确不像常住人的模样。

“我就要在这里开始新生活了。”李佳欣心里想,不知道自己将面对甚么样的同事、什么样的学生,也不知道会有甚么样的未来。但不管怎样,她已心满意足了,由于她终究有1个居住的地方了。

李佳欣在姥娘、娘和舅姥爷相继去世后,几近到了走投无路的处境。幸亏国家今年分配工作了,让她来到了北峪口学校。虽然分配工作晚了1年,但对无依无靠的李佳欣而言,绝不亚于1场及时雨,让她这棵即将旱死的小草又有了返青的希望。

备注:本文是长篇纪传体小说《7月7》的章节节选。

白带多吃什么有用
性交后出血怎么回事
白带带血是什么原因

猜你喜欢